智能养老 生活用品 度假旅游 护理培训 养老机构 老年游戏 老年人才 保健用品 科技产品 活动社区 老年教育 老年用品 宜居社区 老年用品
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嘉宾访谈 » 正文

除了“网红”达康书记 《人民的名义》还有啥猛料?

发布时间:2017-04-17   来源:   作者:  

  除了“网红”达康书记 《人民的名义》还有啥猛料?

  时间:2017-04-17 15:00:00

  地点:人民网

  简介:近日,大尺度反贪剧《人民的名义》掀起了全民热潮,该剧以惊心动魄的政治视角,勾勒出官场的尔虞我诈与多面人生,剧中达康书记“怼天怼地只为GDP”的行事风格获赞无数,成为新晋“网红”。2017年4月17日,著名作家、《人民的名义》编剧 周梅森,国家一级导演、《人民的名义》导演、制片人李路受邀做客人民网,围绕着“除了‘网红’达康书记,《人民的名义》还有啥猛料?”为话题,与网友进行在线交流。

  访谈背景


  近日,热播反腐题材剧《人民的名义》赢得良好口碑,跌宕起伏的剧情、真是的反腐较量收获了各年龄段的关注,甚至受到很多“90后”“95后”观众的追捧热议。剧中多位老戏骨演技精湛,故事动人心魄。其中,呼声最高的当属京州市委书记李达康。这位达康书记号称是GDP小达人。成为“网红”,又如此惹人爱,是因为他几乎达到了我们心目中官僚的理想状态:能干事、能担责、不腐败。人民网邀请《人民的名义》编剧、著名作家周梅森,国家一级演员、《人民的名义》制片人李路做客,与广大网友一同在线探讨这部剧除了“网红”达康书记,还有啥猛料?

主持人

   大家好,这里是人民网视频访谈,我是许博。最近有一部剧,它的受众跨越各个行业领域,上有60多岁的退休员工,下有90后、95后的年轻人。一时间社交圈讨论的热点话题、关心的细节问题都是关于这部剧的一些看点,这部剧就是《人民的名义》。今天在现场我们也非常荣幸地为大家请到了这部剧的编剧周梅森老师,欢迎您。还有导演李路老师,欢迎您。 [15:04]

嘉宾李路

   大家好,我是李路。 [15:05]

主持人

   二位老师最近也和这部剧一样,非常火。之前在拍这部剧的时候有没有想到关注度会达到这个沸点? [15:06]

嘉宾周梅森

   没想到,我们知道这部剧会引起社会反响,但是没有想到会是爆款。 [15:07]

主持人

   我们也看到周梅森老师说家里一拨拨客人来访,来谈这部剧。有人说是中国版的《纸牌屋》,是这样的吗? [15:09]

嘉宾周梅森

   不是,我不这样认为,因为《纸牌屋》反映的是美国的政治现实,美国的国情,美国的故事。我们这部《人民的名义》谈的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中国的故事,是我们党“十八大”以后反腐取得的伟大成就,是在这个基础上展现的一幅中国社会政治生活形态的一部剧,所以它是两回事。 [15:11]

主持人

   两回事。李导怎么看待? [15:11]

嘉宾李路

   对,我们在艺术品质上可以向《纸牌屋》看齐,在剧情上因为不一样的,《纸牌屋》是党争,我们写的是“打虎拍蝇”这一阶段人性的光辉和丑恶,是当今社会的众生相,是这么一个东西。 [15:12]

主持人

   这部剧的人物也特别火,近期达康书记就被网友们频繁关注。之前在拍这部剧的时候有没有想到这样一个角色会这么火? [15:12]

嘉宾李路

   没想到,实事求是讲,李达康这个角色是很好的角色,因为是完整的,有家庭,有性格,由吴刚来塑造,应该是一个被大家关注的角色。 [15:14]

主持人

   还创造了很多表情包和神曲。 [15:14]

嘉宾李路

   这个真没想到。 [15:15]

主持人

   当时在拍摄的时候,李导心中有没有倾向哪个演员可能是要重点塑造的,或者将来可能受到受众的追捧。 [15:15]

嘉宾李路

   从编剧周梅森大哥到导演到我们这,我觉得没有小角色,像侯勇就三天的戏,演得非常有彩,就三天,前两集的担当,还有很多笔墨是给腐败分子的,我们也都做了另一面的塑造,从剧本到二度创作,所以没有特别侧重要对某一个人重点下功夫,都要下功夫,四五十个角色都要下功夫。 [15:16]

主持人

   周老师之前说过,在创作这部剧的时候汇集了十年的心血,剧中这么多任务,每个人物各有特点,在您创作的时候肯定有您的所爱,不能说雨露均沾,哪个都喜欢,那么哪个是让您印象最深刻的,最重要的? [15:16]

嘉宾周梅森

   应该说塑造的人物我各个都喜欢,但是像吴刚饰演的李达康我尤其喜欢。因为这个人物在我们干部队伍中是非常有代表性的。非常能干,讲究政治伦理。所以说,这么一个正面的干事的干部的形象能够被年轻人接受,被社会接受,年轻人以他们的形式消费这个角色。 [15:17]

主持人

   表达他们的喜爱。 [15:18]

嘉宾周梅森

   消费这个角色,表达他们的喜爱,事前没有想到过。但是又是在意料之外,但是想想又在情理之中。 [15:18]

主持人

   怎么讲? [15:18]

嘉宾周梅森

   为什么说在情理之中,因为这个人物诞生在多媒体时代,一个自媒体时代,一个粉丝经济的时代。 [15:20]

主持人

   对。 [15:20]

嘉宾周梅森

   如果吴刚早些年不处于这种文化环境中可能没有这个吸引力。 [15:20]

主持人

   还真是。 [15:20]

嘉宾周梅森

   反过来吴刚如果没有长年的艺术积累,也完不成这个角色的完美塑造。所以既在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 [15:21]

主持人

   既有大环境塑造,又有个人的努力在其中。但是达康书记一下子变成了“网红”,说“网红”经济大家都知道,是年轻人比较追捧的。您觉得是年轻人看到达康书记什么样的特点吸引到了他们? [15:23]

嘉宾周梅森

   年轻人此前对当代政治生活非常隔膜,他们看到的官员可能都是类似于高育良书记,高育良是最像共产党的官,最像出现在公众视野里的官,正襟危坐,面带慈祥的笑容。 [15:24]

主持人

   说到什么事都是那样一个表情。 [15:25]

嘉宾周梅森

   对,很标准的官员,但是李达康不是,他有非常明显的性格特征。他经常会讲“人话”,“官话”少。年轻人就是说看到这种耳目一新的官员形象,可能会有一种本能的喜爱,我是这样想的。至于说是不是说对他吹捧过度,我认为不是。我觉得我们的影视作品最好是多创造一些类似李达康这样的角色,让他们也成为网红,这样会使我们的主流意识形态能够进入年轻人的生命圈子和消费圈子,我认为这是非常好的一件事。没有网红,没有什么过度吹捧,我不这么认为,我希望他进一步火,更火,越火越好。 [15:26]

主持人

   在创作的时候这样一部官场小说,这样一部反腐剧,吸引到大量年轻人的围观,有这样预想到吗? [15:26]

嘉宾周梅森

   这个没想到有60%的年轻人喜欢,但是我们选择湖南电视台,按照我们的选择,你们特别注意一下,我们的开播仪式是在清华大学举行的。这就是说我们非常希望这部剧让年轻人喜欢,我们做了这个努力。但是做这个努力,我们考虑到湖南台是青春台,以年轻观众为主的台,所以做了大量这样的努力。那么这个努力不但成功了,而且是超出了我们预料之外,我们怎么也没法想象,竟然消费者60%多都是年轻人,这个结果起码我个人感到很意外。 [15:27]

主持人

   很意外。 [15:28]

嘉宾周梅森

   很意外。 [15:28]

主持人

   那证明您在当初写剧本的时候没有考虑到会有很多年轻受众来看,会专门增加吸引年轻受众的色彩在其中。 [15:28]

嘉宾周梅森

   几乎没有。 [15:28]

主持人

   几乎没有。 [15:28]

嘉宾周梅森

   在剧本阶段是导演提出来要加一些年轻因素,而且在导演的过程中也加了一些因素,比如微信的传播,自媒体这些传播,而且导演想这个非常稀缺,包括网上发的东西,像天涯网,毛毛虫都有的。这个应该李导讲。 [15:30]

主持人

   所以李导,刚刚周老师说剧本阶段您就提出了意见,两位老师是什么时候开始合作的? [15:30]

嘉宾李路

   在剧本写了三集之后。 [15:31]

主持人

   在剧本写了三集李导就开始跟周老师合作了。 [15:31]

主持人

   是什么吸引您,在剧本写了三集后就融入进来了? [15:31]

嘉宾李路

   我觉得反腐已经这么多年了,文艺作品还没有一部有份量的来配套,我觉得周梅森的品牌,反腐剧十年的沉寂,包括对这种人性刻画的深刻性,我觉得是一定会成为爆款的电视剧。这个我们之前就聊过,包括有一个高检影视中心的副主任范子文,我们就说一定要做成爆款,做成文化现象级的电视剧。 [15:32]

主持人

   那时候已经有这个信心了。 [15:32]

嘉宾李路

   必须的,三集之后我就付钱给周老师了,一定要做,买单。 [15:32]

主持人

   一定要做。但是您也提到反腐十多年没有出了,现在电视剧、电影井喷的现象中,这样的题材剧始终没有出现,这样说明什么问题? [15:33]

嘉宾李路

   我跟梅森开玩笑,这十几年没写,出了这么多贪官您有责任。屏幕中出了太多以反腐剧为由头比如公安剧,越来越多了,可能国家就做了一个限定。那么这么多年,也不能说没有,还有些星星点点的,但是力度都不够。 [15:34]

主持人

   没有引发一些关注。 [15:34]

嘉宾李路

   对对。 [15:34]

主持人

   所以刚才周老师也提到,在剧本的探讨中是您的建议,在现代化传播手段中要加入一些元素,这时候你已经有考虑了,关于受众。 [15:35]

嘉宾李路

   我觉得是这样,梅森大哥八年没写剧本了,中国电视剧这八年突飞猛进,日新月异,成为全世界最牛的,中国的电视剧,所有文化产业在中国,电视剧是进步最大的,全世界产量最大的,不一定水平最高的,产量最大的,2.7万多部剧,这是很可怕的。

那么梅森老师之前的几部剧,他自己投,自己写,自己做制片人,我这次跟他讲,您出思想、出剧本,接力棒交给我们。但是有一些东西您要帮我们加进去,比如时代性,因为写的就是当下的事,一定要有现代感。 [15:36]

主持人

   刚才您也提到周老师之前的几部剧自己写,自己投,自己出片子,那么二位在这部剧的合作中又是什么样的模式和默契呢? [15:36]

嘉宾李路

   这次他受高检邀请,三顾茅庐,他出剧本,出思想,出整个蓝本。我来作为总制片人,作为导演。 [15:36]

嘉宾周梅森

   我帮他推荐到最高人民检察院。 [15:37]

嘉宾李路

   对,下面的接力棒我们来做。 [15:37]

主持人

   但是在拍摄过程中,那么多人物,很多细节,两个人在交涉过程中难免出现一些分歧,因为毕竟是自己的心爱之作。 [15:37]

嘉宾李路

   我们有一个大编辑跟周梅森大哥讲,你们俩合作三天就得打起来,都是有个性的人。 [15:37]

嘉宾周梅森

   两年没打。 [15:38]

主持人

   已经习惯了。 [15:38]

嘉宾周梅森

   第一,我们两个都想做好这部剧,第二,我们都是情商很高的人。第三点我们建立了游戏规则。 [15:38]

主持人

   这个很重要。 [15:38]

嘉宾周梅森

   我编的过程中你可以提任何意见,但是任何意见最多只能说三遍,如果我告诉他“NO”,不准再说了,你就得闭嘴。我对剧本负责,你不要再说了,绝对权在我手上。但是到了导演阶段,我看了不满意,看回放或看现场不满意,我也说三遍,悄悄的,这和剧本不一样,现场几十人、上百人,我们两个背后悄悄说,我也是说三遍,他让我闭嘴,别说了,那他说了算,我们两个有这个默契,有这个游戏规则,很好。 [15:39]

嘉宾李路

   他岁数大,让着他,我年轻,我主要让着你,我修养比较好。 [15:40]

主持人

   是这样吗? [15:40]

嘉宾李路

   是不是这样。 [15:40]

嘉宾周梅森

   这倒是也讲真话。 [15:40]

主持人

   这句话能看出两个人关系不一般,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15:40]

嘉宾周梅森

   我大他十来岁,十岁,是他老大哥,他也很尊重我。 [15:40]

主持人

   尽管感情很深厚,但是在拍摄过程中,李导会觉得哪场戏是拍摄过程中最难的? [15:41]

嘉宾李路

   拍摄如果从场景来说两个地方最难,一个是大风厂,没钱工人,着火,收场,这场戏比较难。 [15:41]

主持人

   在比较靠前的部分。 [15:41]

嘉宾李路

   因为要动火,还有几个老爷子在,李光复老师七十几岁,这场戏难度大一点,搞了好多通宵,经常拍到天亮。李达康梯子爬上爬下的,通宵已经拍到天亮了,已经不能拍了,因为是夜戏,这个梯子也是大家即兴现场发挥的,那个梯子一定能表达人物,白志迪老师爬上颤颤巍巍,不要开枪,李达康下去拨开所有人,雷厉风行的状态,一下子人物就立起来了。包括老爷子在厂门口坐着,头上一个起重机,一个铲车,一下子老革命的状态就出来了。 [15:42]

主持人

   在场景上很难把握,在语言上,这次拍的是官场戏,又是反腐的,度的拿捏是很难的。官场百态,又有裙带关系。 [15:43]

嘉宾李路

   很难,所以不是谁都能写,也不是谁都能拍,不是现做功课就来得及的,一定是多年积累,梅森大哥写是长年积累的,我敢拍也是由于长年积累的,要不然怎么做,怎么说都不知道怎么做。两个人过什么招,潜台词在哪儿如果不研究根本说不清楚。 [15:43]

主持人

   所以这也是多年积累下来的。刚才您说梯子那个事,现场发挥,结果用上梯子确实效果非常好。您和周老师有这样的默契,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如果觉得不合适说三遍以后就不要说了,你们俩建立了这样的默契,那么你们和演员的默契是怎么建立的,有时候现场演员发挥一下,比如昨天达康书记也这样说一下,下车之后和老婆抓了一次手是现场发挥的。您和演员之间沟通,这个度怎么留给他们? [15:44]

嘉宾李路

   这次请的演员都是老戏骨,都是艺术家,十八般武艺齐全,首先找对人。我们在全国范围内找最合适演这个角色的人,都把他们请过来了,首先尊重他们的表演。在之前谈这个人物角色分析,有什么谈透,到现场拍的时候如果有什么问题大家互相调整,有很多不用我说,我只要鼓掌就行了,有的需要我说,需要调整,别看我戴个眼镜,脾气也不好,但是从不骂人。

但是也有一些,像张凯丽老师有一些调整,包括白志迪党课那场戏有一些台词的调整,有一些调整都是善意的,而且娓娓道来,不露痕迹,但是他很尊重我。老爷子自己说能不能这样调一下,可以,来吧,表达的意思更口语化一些,现在那一段成为经典,视频到处在流传。

[15:44]

主持人

   刚才李导说到现场演员进行台词调整,跟您进行台词沟通。周老师,我们发现拍摄过程中李导有大量台词调整。 [15:44]

嘉宾李路

   大量的不多,有一部分。 [15:44]

主持人

   有一部分增加台词。 [15:44]

嘉宾李路

   因为不可能都增加台词,有一部分涉及到政治线上人物不允许调整,要尊重周梅森同志创作。但是有一些调整合理的,没问题可以调整。 [15:45]

主持人

   周老师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15:45]

嘉宾周梅森

   我们这个剧本认真到什么程度,就是有写戏他提出有问题,他头天告诉我,我连夜改好,把散页发给文学统筹,文学统筹打印好后,比如第30集第51场全部去掉重换。这个戏全做完了,问题没有了,但是小片出来以后,关于人物的心理描写,他看了认为非常好。非常好,但是为什么不变成画外音,就是在完全做好,马上送审的时候,我们又拿出15天的时候,把剧本重理一下,把画外音加上去,因为这是政治剧,该点到的地方几句话就点明白了。根本可以说不会考虑怎么省时,怎么省工,没有,一切为品质,真正做一部让老百姓喜爱的品质剧。 [15:46]

主持人

   用心来打造一部剧。我们还知道李导在这部剧中扮演了一个角色,李梁。 [15:46]

嘉宾李路

   献丑了。 [15:46]

嘉宾周梅森

   没钱,只好自己演,他演不要钱的。 [15:46]

主持人

   一定不是,背后有什么故事。 [15:46]

嘉宾李路

   剧组要找像我这样的,又有点像海外的,没有合适的。我觉得好玩,留个纪念,我连演员名字都没留。 [15:46]

主持人

   放弃了。这部剧网上更新到二十多集合,现在这个角色出来了吗? [15:47]

嘉宾李路

   出来了。 [15:47]

主持人

   我可能还没有看到二十多集,给我印象比较深的是十九集那里,来回的对几个人不同场景下的审判,真的感受到政治上的这样的紧迫感,但是那里面有一个细节,就是侯亮平的这个发小,通过侯亮平在审判过程中才发现,原来他隐藏了很多秘密,借贷了将近十个亿没有告诉他,那么这里面设计这样一个因素,在之前没有被查出来,在扣押。 [15:47]

嘉宾李路

   蔡成功。 [15:47]

主持人

   蔡成功的时候,没有查他的个人资料,没有展示这个细节的原因是什么呢? [15:47]

嘉宾周梅森

   这个侯亮平,我们把他处理,处理这个人物,并不想把他处理成非常完美,高大上的人物。你看小说他的缺陷可能更多,他有错误、挫折、疏忽,比如开头就被蔡成功把方向带错了。但是为什么不查他那10个亿啊,因为一是剧情需要,另外一点也符合情理,因为主观上就认为蔡成功是没问题,被人坑了,带人主导的这种思路告诉了季昌明,说今天来个突破,结果惨败,这是故意设计的。一是剧情需要,第二也是侯亮平不是一个。 [15:48]

主持人

   

完整的人,有人性的。

[15:48]

嘉宾周梅森

   还吹着口哨,带着人间烟火的味道。侦查和反侦查过程不可能一帆风顺,你可以理解为是一个失误。 [15:48]

主持人

   一个小插曲,当侯亮平亮相的时候,每一步他都算得很准。 [15:48]

嘉宾周梅森

   这里有人讲,侯亮平不食人间烟火,人家送东西他不接收,但是后来就是烟和酒给他造成了非常大的麻烦。 [15:48]

嘉宾李路

   不要剧透。 [15:48]

嘉宾周梅森

   所以希望大家看完剧再对这个人物进行评价,我不剧透了,这部戏看似不合理,最终全部合理。 [15:49]

主持人

   一环套一环的,小高潮在里面藏着。 [15:49]

嘉宾周梅森

   没有一个好人,现在看来赵东来是好人,而且是隐藏很深的好人。 [15:49]

主持人

   一开始大家不这么认为,这部剧是吸引大家增强黏度很重要的点。 [15:49]

嘉宾李路

   到现在为止我觉得这一点我们做得还是蛮成功的,在播出将近二十多天了,还天天接到手机微信,谁是大boss,谁是好人,谁是坏蛋,蔡成功有没有人杀他,大角色,小角色都有人关爱。 [15:49]

嘉宾周梅森

   这是编剧的成功。 [15:49]

嘉宾李路

   也是导演的成功。 [15:49]

主持人

   给两位点赞。 [15:50]

嘉宾李路

   我演得也非常成功。 [15:50]

主持人

   周老师、李老师也提到了我们心里的疑问,究竟谁是幕后的大boss。给我们稍微透那么一点点料。 [15:50]

嘉宾李路

   小皮球,小皮球是最大的BOSS。 [15:50]

主持人

   跟我们绕,一点都不曝。 [15:50]

嘉宾周梅森

   大家看戏吧。包括我的亲戚朋友问我,我都告诉他们,看吧。这个戏我希望是什么呢,现实也是这么一个情况,他是受众的审美和这个作品形成互动之后,共同完成了这部剧,我希望是这么一个效果。 [15:50]

主持人

   大家还在共同完成,那不说谁是最后大boss,是不是祁同伟和高小琴他们连手放走了丁义珍? [15:51]

嘉宾李路

   嗯?还有这种说法? [15:51]

主持人

   那您来给大家证实一下。 [15:51]

嘉宾李路

   丢到马桶里的电话卡,那是我请梅森老师加进去的,为什么,那是反侦查,是我们经常要学习的,但是是谁,且听下回分解。 [15:51]

主持人

   讲故事讲到关键环节。 [15:51]

嘉宾李路

   我家里人也有说是谁,现在网络上也在盗版,还是别说了,这是公众媒体,大家都看到了。 [15:51]

主持人

   您也说网上有泄露剧情,您怎么看待,是观众太爱看这部剧,所以抓到一些人这样的心理。 [15:52]

嘉宾李路

   这是犯罪。这是对我们创作人员极端的不尊重。 [15:52]

主持人

   对对。 [15:52]

嘉宾李路

   这是偷窃。 [15:52]

主持人

   他本身的行为是值得垢病的,但是为什么会发生这样一个行为? [15:52]

嘉宾李路

   我觉得如果你要刨根究底的话,那可能就是坏人行动。 [15:52]

主持人

   那我们来说一点剧中,当剧中发现小官巨贪的时候带着银行的点钞员到现场,数钱的姿势给了好几个特写。 [15:52]

嘉宾李路

   全国年前几名都在。 [15:53]

主持人

   真实的人请到现场。对于剧中要求出现有类似职业需求的,我们是请表演执导,还是请类似人物。 [15:53]

嘉宾李路

   点钱那个,那场戏比较震撼,那么多钱,而且点钞机都是十万一捆整点的,不是一万的。很多网友在问,真钱假钱,真假结合,点钞机假钱是点不过去的,如果让我们弄一个多亿的真钱对我们摄制组太难了。而且银行那几个人,短视频都是他们在点钱,手法非常好。他们说的几句话我们很感动,他们说我们认为我们工作已经很累了,跟你们拍戏每天通宵到天亮,他说你们太辛苦了。 [15:53]

主持人

   但是我还听昨天达康书记说,他的演出场景其实比较单一,办公室、家里。有时候连续几集都在同一个场景,拍的已经特别枯燥了,这个有时候也要特意去克制实际情景里心理状态的产生。 [15:53]

嘉宾李路

   他的场景还算比较丰富,大风厂、办公室、家里,骑自行车,比较丰富了。 [15:53]

主持人

   但是细节把握,每次出现的场景细节也都不同。 [15:54]

嘉宾李路

   对。 [15:54]

主持人

   这是你们之间的一种沟通,还是演员更多的临场的。 [15:54]

嘉宾李路

   你指出哪一场戏还是什么? [15:54]

主持人

   有时候进办公室坐椅子的姿势都不同。 [15:54]

嘉宾李路

   要交流,比如他妻子被抓,他北京摊,他问赵东来欧阳菁有没有问题,他们为什么抓住她不放等等,说你要向侯亮平学习等等,这是他的一个姿势。然后他一开始出事,他训区长的时候又是站立式的,这个肯定要设计的,是站,是坐,是什么态势。 [15:55]

主持人

   

很多细节提前我们早已经心里有数,设计好了,还是好多出现在现场。

[15:55]

嘉宾李路

   现场。 [15:55]

主持人

   灵光一线的时候。 [15:55]

嘉宾李路

   现场,大部分是现场。 [15:55]

主持人

   大家在现场的氛围都是十分认真和投入的。 [15:55]

嘉宾李路

   相当好。 [15:55]

主持人

   这部剧是男人剧,没有太多女演员,但是大家普遍反映,好像完美的女性角色没有在剧中有演示,塑造女性角色两位老师是怎么考虑的? [15:56]

嘉宾周梅森

   首先,这部剧真实地反映了社会目前女干部、女性所处的这么一个社会环境,一种生活状态。那么因为在这个戏中本身女干部就比较少,而且我在描写女干部的时候是有过教训的。我上一部反腐剧是《绝对权力》,当时收视率在湖南电视台创造了32%的收视率,顺便说一句。昨天《人民的名义》的市场占有率已经达到38%点几,38%点几的市场占有率,已经超过了当年的《绝对权力》。《绝对权力》中写了一个女市长是反一号,是由斯琴高娃演的,最后由于腐败、买官被查。最后,也受到了观众的广泛好评,但是全国妇联要求禁播这部戏剧,原因是什么,他们提出的一个观点是,女干部本来就少,不容易,好不容易出来一个干部,还是腐败分子,跳楼自杀了。所以这部戏就不设任何女干部腐败,不敢设。让她们变成好干部,变成好人,我又怕她们再提出其他方面苛刻的要求,所以我干脆就回避了。回避以后又不能没女人,所以尽可能在剧中做了这种安排,我没有任何瞧不起女性的,更没有任何性别歧视,这绝对是一种误导。 [15:56]

嘉宾李路

   

你很爱女性。

[15:56]

主持人

   真的不容易,什么都不能触及。 [15:56]

嘉宾周梅森

   所以我希望社会多一种宽容度,多一点理解。如果大家都不宽容,都不理解,我想像《人民的名义》这种剧将很难出生。大家谁都不敢做,尤其妇联,你可不要小瞧妇联,全国妇联是很坚强的组织。 [15:57]

主持人

   但是大家目前的反映应该是很满意的。 [15:57]

嘉宾周梅森

   妇联有个别,或者少数一些干部有些误解。 [15:57]

主持人

   好,我们来看看网友的一些关注。网友就说了,这部剧中的老戏骨的演技可圈可点,但是郑胜利这个角色是目前觉得不是太那么突出的。 [15:57]

嘉宾周梅森

   我来说一下。我认为郑胜利的角色演得非常好,而且是不可或缺的角色。因为就是说,这部剧它不是一个单纯的检察戏,也不是一个单纯的反腐剧。这部剧要展现的是一个大中国,是中国现在社会的方方面面。

如果没有郑胜利和李光复先生饰演的那个郑西坡,我就不敢把这部剧的剧名定为《人民的名义》。而且阚犇犇的表演,我认为很精彩,很到位。如果说你对阚犇犇的长相不满意,那是自然灾害,这个编剧我没有办法。如果你因为线索多余,我告诉你不多余,我希望你不要把他当做一个情节剧来骂,如果大家要骂,千万不要骂他,骂编剧吧。

[15:58]

主持人

   真的是很保护。还有网友说,这部剧是50集,有人说压缩成20集、30集,会不会让这部剧更有张力? [15:58]

嘉宾李路

   不会,压缩成20集、30集就是另外一部剧了。这部剧有娓娓道来的部分,也有紧凑悬疑的部分。压缩成25集就不是《人民的名义》了,是另外一部剧。 [15:58]

主持人

   现在已经播出过半,二位对后期如果全部播完后舆论会有什么反映,是和现在有反差,还是好评如潮一直到最后,会不会有个预期在心理。 [15:58]

嘉宾周梅森

   没听明白。 [15:58]

主持人

   舆论的反映。 [15:58]

嘉宾李路

   我觉得作为编剧和导演,过半之后社会这么关注,首先对这么多观众表示感谢。但是它再怎么爆款,再怎么热议,我们仍然要考虑下一步做什么,要朝着哪个方向努力。不再会对未来发酵成什么样而影响我们的创作。 [15:58]

主持人

   下面还会做什么,大家也特别关注,下面还会拍这部剧的续集吗? [15:59]

嘉宾周梅森

   目前没有考虑。 [15:59]

主持人

   昨天达康书记来的时候还在惦记这部剧的续集,他说要问问编剧,问问导演有没有这个考虑。 [15:59]

嘉宾周梅森

   目前没有这个考虑,如果考虑肯定也要优先考虑达康书记,就冲着他的粉丝量也要考虑。 [15:59]

主持人

   那就开心了,达康书记成功吸粉了。有些网友对侯亮平这个角色还是有一些看法的,如果下面有考虑的话,对于这样的重要角色我们会考虑其他的年轻演员吗? [15:59]

嘉宾李路

   下面可能要换题材了,比如梅森要写,而且这么热烈,很多编剧版本已经网上挂着了,商业植入,电视台播映,第一条路我们已经淌过了。为什么这么多行业的人和我们握手,导演、制片公司,感谢你们淌了第一个雷,为我们把尺度、题材,真的很激动。下面要做的就是顺理成章的事,顺理成章的事我就不做了。 [16:00]

主持人

   李导喜欢有挑战的。 [16:00]

嘉宾李路

   对,一个题材就做一次。 [16:00]

嘉宾周梅森

   我是一直做这类剧,这个类型剧的编剧,他不是。他就是说,他题材比较多,现在多少人找他做片子。你比如说他,我就举例,比如我是名牌西装店,他就是名品店,他卖名牌包、卖化妆品,是这么一个感觉。因为专一做这么个东西,因为我们两个人都是聪明人,他再做顺风顺水没意思,那么我这部剧肯定要用新人。我原来的团队一个人都没用,为什么,为了把作为兄弟的所有聪明才智都给他。 [16:00]

主持人

   充分展现。 [16:00]

嘉宾周梅森

   如果不是这样,《人民的名义》做不到这个水平。我们两个都无私,只有无私才能做出好东西。如果带着很多私人感情,在艺术面前,我们两个人都是忠于艺术,不打折扣。 [16:00]

主持人

   所以您刚才说您专一,现在一下子取得了这么好的成绩,前景也能看得到,那续集接下来肯定是在情理之中的,会让大家等很久吗? [16:01]

嘉宾周梅森

   我觉得我们的市场目前太浮躁,我不是一个浮躁的人。我要好好想。如果说续集,从这个水平上掉下来了,做不到这个水平,我宁可不做,我不是那种唯利是图的人。 [16:01]

主持人

   怎么衡量这个水平呢? [16:01]

嘉宾周梅森

   要出来肯定是一个好作品,是不是爆款我不知道,但是我敢打赌是一部好作品,如果不是,我不会拿出来。很多人不相信我,很多人对我这种创作方式不相信,但是李路相信我。我是没有提纲,没有人物小传,甚至连大纲都没有,就三集戏,李路信我,就把钱付了,他就敢押上身家性命,他知道我的这种创作方式是独一无二的。 [16:01]

主持人

   

您的创作方式是完全跟着灵感走吗?我看有一些细节描写,您在夜里敲字的时候,有邻居反映像打机关枪一样,键盘稍有不灵光的时候马上换掉。

[16:01]

嘉宾周梅森

   我写的时候我打掉我六个键盘,很多人都认为不可信,我就被迫解释,因为我的思路上来了,我不愿意打断它,一个键盘只要有一个键不灵了,我肯定不用了,我一买键盘就三四个。这个有时候写了,就是写的过程中很激动,我的眼泪都下来了。 [16:02]

主持人

   就是先感动自己。 [16:02]

嘉宾周梅森

   有一次我写陈岩石背炸药包那个戏,写老爷子那个戏非常好,我眼泪下来了。还有祁同伟最后的戏,蓝天白云,在马路边,幼稚的童声起来的时候,我的眼泪下来了。我觉得是灵魂的洗礼,我觉得写得非常棒。后来他也说做得非常棒,很好。

所以,这个戏的成功,与编、导、演的敬业的创作精神分不开。好的戏编剧创作、演员创作、导演创作,不守陈规,不模仿、不桥段,更不要狗血,我们这个戏做到了,编、导、演都可圈可点。 [16:02]

主持人

   用心加创新成就这样一部剧,广受好评,那整部剧创作过程中,两位老师有没有什么遗憾的地方? [16:02]

嘉宾周梅森

   什么? [16:02]

主持人

   遗憾的地方。 [16:02]

嘉宾周梅森

   我坦率说这部剧是我遗憾最少的戏,包括毛毛虫,我都不认为是遗憾。如果下一步戏仍然会有弱势群体。 [16:02]

主持人

   李导在拍摄过程中呢,有没有觉得这个地方,还有想法没有用尽。 [16:03]

嘉宾李路

   有,肯定有。 [16:03]

主持人

   比如说? [16:03]

嘉宾李路

   比如口袋里的钱很少,可以再有一些,肯定有。像大风厂的戏,用群众演员我们可以用一千,现在用了四百,半夜太晚了,人又跑了两百,就剩两百了,人少了。但是如果资金充足一点。 [16:03]

嘉宾周梅森

   你讲得不对,那个咱们俩商量过的。 [16:03]

嘉宾李路

   我明白,我还没说完呢,就是多大的尺度,真整那么多人不行。但是人太少,我们那天比那多一倍的人正好,但是人家拍到三点多困了都走了,我们的人数是正好的。在那辆依维柯前面围好,我们俩都商量过觉得不能扩大场面。 [16:03]

主持人

   

场面都设计得很精确,但是最后表现的时候总有一些突发状况。

[16:04]

嘉宾李路

   对,还有好多遗憾点,肯定有,电视、影视都是遗憾的艺术。 [16:04]

主持人

   所以下一步还得拍,得把这些遗憾点找回来。 [16:04]

嘉宾李路

   是。 [16:04]

主持人

   今天感谢二位老师的分享,谢谢二位。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感谢您的收看,再见。 [16:04]

嘉宾周梅森

   谢谢。 [16:04]

嘉宾李路

   再见。 [16:04]


 
责任编辑:李晓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