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生活随笔:"银潮"老人的念想

/ 发布时间:2019-10-27 / 浏览量:575

编者按:人老了,"银潮"也在悄悄走近。既然生活不可避免,不如做一个向上,阳光,灿烂的老人。

走着走着,在丝毫没有觉察时,你已经走进"银潮"了。

"银潮"是蹑手蹑脚尾随着你,追着你来的。追着追着,当你撞见他时,他已经""上你了。    

你往往会先从别人的脸上,头上,身上,言谈举止间恍悟出自己也在""着。你会突然有一天在路上见着你一位很熟悉的朋友,就是叫不出他名字的时候,你会在拔脚想几大步跃上楼梯,却深感力不从心时,你会在胃口大好,却觉出牙口不得劲儿时,才不得不哀叹自己真的老了。    

二三十岁,尤其在厂子里学徒时,你会被人家第一次叫"";"张师傅""老张"。那时,你是被"看老"的。叫着叫着,一连串的""字会接踵而来。"老哥""老师傅""老人家""老公""大爷""老大爷""老爷爷"......   

人与人相比,老的部位个不相同。有人老在头发上,稀疏,脱落,花白。有人老在牙床上,门牙率先"下岗"。有人老在面庞上,感觉岁月拿他先做了一把实验,把皮肤搓揉成"麻花",又捏成"皱纸"。还有人老在言谈举止上,钝挫迟疑,步履凝重。最可怕的是老在心里,骨子里,意识里。这种老很脆弱,很敏感,也很无助。    

十七八岁时,都在盼着自己长大,成熟,阅历丰厚。都曾经把"二十岁"的人,看得很成熟,很遥远,望尘莫及。二十岁一过,日子嗖嗖的飞过,再过"而立",日子好像有那么一阵缓冲,放慢下来。越过四十,又以百米速度往前窜。五十到六十,你会觉着日子过的很颠倒,忽而幼稚,忽而艰涩,忽而局促,忽而迷茫。    

小时候,常在旧时蹲坑式的厕所里,听到几个老头这样的对白:   

"还好吧?今年多大了"?   

"六十七了",    

"您呢"?   

"我还小呢,刚五十几啊"。    

日子越往后,人们就越怕往""里走,往""里过。现在常常听到的是,谁谁谁早走了,谁谁谁刚刚走。    

岗位上的人,有公职的人,都想尽快闲下来,让自己过上个清静的日子。当真闲下来,人们又会把日子抢着过,追着日子在过。   

更多的人,恨不能拽住"日子",不让它走得那么快,那么急。    

上了年纪的女人们,比男人们更纠结,矫情。他们比起老男人们,有更多的手段去掩饰"老迈",去粉饰"老态"。她们有的是各种品牌的化妆品;面膜,西瓜霜,洗面奶。她们有的是色彩斑斓的服饰,鞋帽,纱巾,旗袍。即便没有这些,她们手里还有另一个制胜法宝"美颜"手机,想怎么年轻,怎么美,"美颜"一键做到。    

很多人,老了才开始觉悟,醒悟,顿悟。一退下来,拔腿就往老年大学跑。各地老年大学每年招生时,据说老年人排着长队在"领号",只招几十个人一个班,那队伍排的,已经好几百人。这年头,"八十岁想当吹鼓手"的人越来越多,越来越扎堆。什么都不会,从零开始学的老人也越来越邪乎,一边狠狠质问自己:"早干嘛去了"?一边还是拼命往各种老年培训班里挤。    

不服老,不认输的老人们,当然也极不情愿错过早高峰。老人们最记得一位伟人说过的话:"......你们是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希望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在老人们心里,没有那个"但是",只有那句"太阳......也是我们的......"。所以,老人们也绝不放过早晨的太阳和晚上的月亮。    

老人们还认为,公交车是我们的,地铁是我们的,电驴子是我们的,共享单车也是我们的。   

老人们与上班族一样也在赶路,夏天,赶得大汗淋漓。冬天,赶得气喘吁吁。他们是在和时间赛跑,想着把年轻时没干成,没干好,没玩好,没用好的时间都抢回来,即使抢不回来,死死拖住它也行。   

因为上哪儿都买不到"后悔药",老人们只有用各自的方式去消解"后悔"。    

政府已经想得再周到不过了,各地都有各地的老干部局,老年活动中心,老年大学。县里,区里,街道,巷弄都有老年活动室和花样繁多的文项目。   

"老年"的杠杠有高有低,低的地方,五十二三,就"二线"了。不高不低的,最多五十六七,就"退养"了。是干部的,男六十,女五十五,到龄一刀切,再赖也赖不了几天,能不能干,干得动干不动的,也不让你干了。如今是;长江后浪赶着在推前浪,前浪退慢一点,照样会被拍在沙滩上。    

聪明一点的官人,早早明白在位时对老同志要多一些实在的尊重和实惠的关怀,为他们做好服务,积德在先。等自己成为老人的那天,挤进老人堆里,人家也不会嫌弃你,埋怨你。也有烦不了的官人,好像没觉着自己也有""的那天,总是不待见身边的老人,反倒积怨在前。等他""的那天,人也许不会跟他过不去,""也许会教训他的。    

刚刚做完一台真正意义上的全省"离退休老同志"的演出活动,似乎一下顿悟了关于"老人"的话题。也有机会近距离的与从事老干部,老同志工作的领导,同仁们亲密合作,亲身体验,亲眼目睹了他们在工作中的热情,严谨,细致,周到。对老同志,老干部的切身利益,日常生活,尤其是精神文化生活,是那样的体贴入微,嘘寒问暖,不厌其烦,真情呵护。人们常说"护犊子",他们却是在"护老马"。    

我眼前恍惚浮现出一个现实而生动的画面;我好像已经站进舞台上那支百位老同志合唱队列里,与他们一起放声歌唱,恍惚每天也能自由出入老干部活动中心那栋楼里的每一间活动室,恍惚觉着自己已经淹没在那片片枫叶的"舞蹈女神"堆里,这是不是就叫;老有所为,老有所乐,老有所养,老有所依......   

"银潮"中有不同的"老法儿",或一蹶不振,怨天尤人,唉声叹气。或神采奕奕,精神抖擞,老当益壮。人们当然都愿意选择后者。    

""也有老的形态,或猥琐,萎靡,慵懒,颓废。或昂扬,向上,阳光,灿烂。人们当然也会选择灿烂。    

男人们追求"银潮"的渊博,绅士,宽容,豁达。    女人们向往"银潮"的优雅,充实,温顺,保鲜。    

人总有""的时候,只要不让自己""的太快,太深,太消沉,""没那么可怕。    

人老了,能望见山顶目标了,眼看快就要到山顶了。此时,别在忙着赶路了,慢下步子,放低身子,放宽心情,放下包袱。与爱你的家人,老伴儿,儿孙们一道,过属于你的殷实,知足,惬意,充沛的晚年。   

闲适下来,儿女儿孙们在一旁玩耍,嬉闹,你不忧不恼,回你的书房,捧一本新到的《银潮》杂志,戴上老花镜,眯缝着些许干涩的老眼,静静品读着"银潮"发际间散发出的纯正的"老人味儿",倾听,吮吸着窗外的鸟语花香......   

就算是在想象中,这样的"老年"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上一篇:我喜欢我们的老年大学生活随笔

下一篇:一张一弛度晚年

Copyright ©2012-2013 中国老龄协会老年人才信息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安定门外大街甲57号 邮编:100011

Powered by 中国老龄协会老年人才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