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钦松:中国画要讲传统更要强调现代形态

来源:新快报 / 作者: / 发布时间:2017-09-22 / 浏览量:693

原标题:许钦松:中国画要讲传统更要强调现代形态

  ■残阳如血

  许钦松 1952年生,广东澄海人。国家一级美术师,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现为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广东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席、广东省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广东画院院长等。

  ■晓梦

  ■春山锁烟

  ■海螺沟写生

  “吞吐大荒——许钦松山水画展”近日西安开幕

  展示其在新山水美学课题的探索成果

  7月15日,“吞吐大荒——许钦松山水画展”于西安正式开幕。此次展览共展出了131幅作品,体现了许钦松近四年来在新山水美学这一课题中的探索成果,并展示了其山水画中的创新与传统。在有关其山水画中传统与创新如何均衡的问题上,中国美协副主席、广东省文联主席、广东画院院长许钦松谈道:“中国画讲传统固然十分重要,但更要强调追求现代形态,否则就是对前人的重复,毫无创新可能。”

  记者 梁志钦 实习生 梁婉莹

  简介

  许钦松

  1952年生,广东澄海人。国家一级美术师,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现为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广东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席、广东省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广东画院院长等。

  传统当代两手抓,力求走出新的天地

  7月15日,“吞吐大荒——许钦松山水画展”于西安正式开幕,这是“吞吐大荒”继北京、广州、上海、河南四个地区后的第五站展览。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在西安的展览共展出许钦松131幅作品,相比于2016年度的河南展,还增加了17幅小品,20幅写生作品。

  展览通过重新梳理调整的作品,展示了许钦松近四年中在新山水美学这一课题的探索成果,并以唐代诗僧寒山子所作的“寒山诗”为线索,分成“大道之境”、“传统之桥”、“重建新山水”、“ 宇宙心象”四大专题,为世人展示出了一个充满现代意义的山水荒寒之境。

  当代的理论家们常常以“大化山水”、“激情山水”等用词来描述他们从许钦松的山水画中所获得的感受,“吞吐大荒,时代气象”也直观地体现了许钦松的山水意境追求。对此,许钦松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我的画十分注重现代意识和当代意识,一边抓着传统,一边抓着当代,力求能走出一个新的天地。”

  山水画艺术追求与个人修养密切相关

  许钦松山水画是描述和歌颂“大荒”的。对自然极限空间的关注,对自然精神更为深层的探寻,更为广博的追求是其山水不断探索的主题。但许钦松的山水画和同时代的山水现代方向最大的不同点是他的“保守”,确切地说是他追寻山水画的现代价值不以牺牲传统山水价值为代价。

  “艺术家用大量的时间乃至毕生的精力去体悟传统,感受生活,才能以当代人的审美视觉理解传统、认识传统、演绎传统,才能在创作中把传统笔墨语言和现代审美价值融合起来。”对于传统,许钦松认为山水画的艺术追求和人自身的修养是联系在一起的,人的文化修养、涵养,专业的精通,性情的升华都是山水画最后价值的实现。

  此外,在中国山水画的笔墨语言上,许钦松否定了“笔墨等于零”等取消中国山水画价值的说法,认为笔墨仍旧是山水画艺术的生命线。对此他也曾谈到,“我很想回归到一种自然的原状态,混沌初开,有一种苍茫的、远古的东西,这才是自然最本质的一种精神力量——隐藏在山水画当中的一股很强的精神力量。这种力量显然已经离我们渐行渐远了,但我有信心找回这种力量。”

  可以看到,在许钦松的创作中,其对于传统笔墨语言的认可。而事实上,在许钦松的山水画中我们也能得以窥见其对于中国传统山水画结构上的继承。

  “革新”是中国画生命力长盛不衰的重要因素

  许钦松倾注心血的山水题材在追寻传统的同时,又体现了对新时代的山水精神强调,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来的艺术精神的重建中,许钦松在山水画领域无言的奋斗,使他的山水画能够在新时代以显著的山水面貌示人。

  “有一点一定要注意,中国画讲传统固然十分重要,但更要强调追求现代形态,否则就是对前人的重复,毫无创新可能,这点前人已经明确地告诫我们:‘笔墨当随时代’。只有通过大量‘师造化’的写生积累,才能冲出陈旧的条条框框,使作品有出新的可能。”许钦松认为,“革新”是中国画的生命力长盛不衰的重要因素,其山水画创作的着力点在他的现代价值重构上。

  在传统山水价值的结构上,积极吸收西方艺术的基本原理,诸如光、色研究,无限灰度的演绎,吸收和改造西方焦点透视后形成的新视觉法“广远法”,吸收版画的“刀法入画”,对传统山水笔法的改良“积笔法”等等, 所有这些都是其山水创作的现代价值方案。在长期的艺术实践中,许钦松在这些丰富的现代性元素中找到了重建山水价值之路。此部分形态和面貌丰富的山水精品,正是许钦松的现代山水研究的印记。

  写生的重视程度会影响到画家的“革新”

  此外,从上面“大量‘师造化’的写生积累”一句中可以看到,在许钦松看来,要建造符合当代人审美意识的山水画首要解决的问题之一便是写生。写生是许钦松山水画创作中一个重要的构成部分,他认为山水画家,对写生的重视程度以及思考程度不仅会直接决定创作最终呈现效果,还会影响到画家在中国画革新路上的方向。

  一直以来,许钦松都在思考与探求一种既不同于传统,又有别于西方的写生方式。而这种方式的探索,正是缘于其对于当代山水画写生中过多地受到西方写生概念的影响,而对于传统的写生观思考不足等诸多问题的反思。

  中西方对于写生的观念认知上并不一样,正如许钦松而言,“传统西方的写生观重‘真’,传统中国写生观重‘游’”。而由于写生的观念不同,导致中西传统绘画使用了不同的写生方法。传统西画采用的是长于再现自然的写实性手法,而传统中国画采用的是长于抒情的写意性手法。

  然而许钦松认为,在进行写生过程中应该要尽量地减少西式技法中的明暗跟素描关系,强化线条的关系,而对线条的强调是许钦松山水写生一个突出的特点。许钦松认为用线描写生一方面在于表现手法简洁,几乎舍弃了所有的笔情墨趣,舍弃了物象表面所有的光影、色彩和质感,突破客观物象带给人的视觉障碍,真实地反映出物象本质。另一方面,用线写生,在于对书法的重视。用线描的方式写生,运笔的轻重、疾涩、虚实、强弱、转折顿挫、节奏韵律,都与书法这如同音律一般的线性艺术同出一辙。

  不过简洁并不代表简单,针对许多画家把线描手稿当成创作的现象,许钦松就表示不认同,“是否可以将写生稿当成创作呢?起码我是持否定态度的,在我看来一幅好的山水画作品不是对自然简单的摹写,而是通过艺术家观察写生,提炼概括,并进行艺术加工,把主观情感移入客观世界,高于现实,从而使作品升华。”

上一篇:古人的腰带 玉带钩鉴藏

下一篇:历史的真实和艺术的表现

Copyright ©2012-2013 中国老龄协会老年人才信息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安定门外大街甲57号 邮编:100011

Powered by 中国老龄协会老年人才信息中心